收藏本文到收藏夹首页 > 工作报告 > 考察报告 > 文章正文

关于全县村级债务问题的调查及其对策建议

关于全县村级债务问题的调查及其对策建议


目前,村级债务已成为制约农村经济发展、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一个突出问题,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我县新农村建设。如何有效地化解村级债务,进一步加快新农村建设和城乡统筹发展的步伐,已成为当前农村工作中亟需研究解决的一个重大课题。我委从今年6月以来,组织部分委员、有关部门和乡镇开展了村级债务的专题调查。现报告如下:

一、村级债务的现状

全县43个乡镇,涉及村级债务的41个乡镇(云阳、云安两镇除外);559个村(包括社区居委62个),有债务的550个村,占98.39%; 288209户,农业人口1137234人,债务总额为7311.73万元。村平债务13.08万元、户平债务253.7元、人平债务64.29元。从债务额度来看:1万元以下的村24个,1至5万元的村159个,5至10万元的村163个,10至15万元的村68个,15至100万元的村132个,100万元以上的村4个(故陵镇故陵村602万元、毛坝乡白水村137.3万元、鱼泉镇白果村112万元、江口镇新华村102万元)。从税改前后的债务来看:税改前的债务为5135.39万元,占70.24%;税改后的债务为2176.33万元,占29.76%。从债务分类来看:“三提六统”966.38万元,农业税的尾欠(上清下不清)453.83万元,“两基”普实1453.65万元,农网改造287.21万元,水利建设490.18万元,村组道路1692.32万元,企业亏损943.96万元,基层组织阵地建设528.56万元,其它方面495.64万元。

二、村级债务形成的原因

1、兴办企业亏损欠债。上个世纪80年代,为了发展壮大集体经济,增加农民收入,有的村兴办企业。由于盲目投资、决策失误、管理不善、技改跟不上,市场预测不准等原因导致亏损,造成大量资金沉淀而形成了债务。

2、公益事业建设举债。公益事业建设是农村经济发展的基础。近些年来,主要涉及农网改造、水利设施、村组道路、“两基”普实、广电卫生等众多项目。这些项目建设多是采用“国家出一点、地方拿一点、个人集一点”的“三点”政策,而地方和个人的资金无法完全到位,就只有靠举债来解决。如村组道路建设和“两基”普实,这两项所欠债为3145.97万元,占总债务的43.03%。又因国家对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减少与加快发展客观需求反差大,是造成村级债务增长的重要因素。

3、完成税费任务借债。税改以前,农村税费征缴工作是村组干部最头痛的事。国家税费任务年年要完成,要响应“时间过半,任务过半”、“年底交清单”的号召,但农民外出打工的多,且有的多年不回家,要找农民收又收不起来,怎么办?只得靠“借、贷、垫”三条腿走路的办法。有的村组干部只有自己垫、向亲朋好友借、向信用社贷来完成征缴工作,如此年复一年的采取“拆东墙,补西墙”上清下不清方式来完成,结果使村集体债务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三、村级债务造成的不良影响

1、基层政权不稳定。沉重的村级债务严重威胁基层政权的稳定,村干部的主要精力放在解决因债务引起的纠纷上,没有精力来抓生产、争取项目和求发展,干部精神压力大,一到年末岁首,逢年过节便是村干部躲债之时。如泥溪乡鱼鳞村为修村级道路而欠债28万元,村主要干部已是连续3年没有杀过一条年猪(因喂大一头就被要债人牵走一头),没有在家过上一次安稳年。可以说,债务问题不解决,它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农村各项政策的落实,成为农民负担反弹的严重隐患和引起新的矛盾纠纷的“导火索”,形成了村级事务难运转、村级经济难发展、村干部日子难过、干群关系难和谐的局面。

2、影响了基层组织的诚信度。村级债务除了一部分是向信用社、基金会、银行借贷之外,大量的便是民间借贷,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向农民借款。税改后,通过规范与减轻农民负担,村集体已没有能力从农民那里收取费用来化解村级债务,向农民欠下的借款无力偿还,承诺成了一句空话,给农民的生产生活造成了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因而,村支两委要组织农民发展项目,完成有关任务的力度就可想而知了。

3、阻碍了农村经济发展。一些债务数额较大的村,随着时间越拖越长,利息负担越来越重,必然导致村集体经济对生产、公益事业投入大幅度减少,无法进一步改善发展条件,优化发展环境。债务负担已使村级集体经济组织无力进行生产和扩大再生产,缺乏承担风险和处理突发事件的经济承受能力。至于筹措资金来调整产业结构、发展二、三产业、抓好新农村建设,更是力不从心。

四、化解村级债务面临的实际困难

1、减债途径越来越少。随着农村改革的步伐加快,减债措施和办法越来越少,减债面越来越窄。以前采取了盘活资产偿债,拍卖荒山荒水荒坡使用权减债,有的村基本上是集体资产、资源能卖的已卖、能租的已租。由于拍卖、租赁经营权一般期限较长,现在要靠盘活资产、资源偿债的空间已十分有限。

2、增收减债难度太大。多数乡镇,农业基础薄弱,加上思想观念和其它因素的制约,村集体经济发展缓慢,在短时间内依靠发展增收来减债不现实。

3、减债缺乏资金来源。税改后村级收入来源减少,导致开支缺口增大。一般村可用资金少,其收入无非是年终一点转移支付,除保基层政权正常运转开支外,根本无钱减债。

4、债权债务软硬不相称。债务是“钢”,债权是“泥”,一头硬一头软极不相称。目前,村级债务能化解的基本上都化解了,剩下的多是“硬骨头”,村级债权80%左右是农户欠款。如鱼泉镇白果村债务112万元,其中农户占90多万元,为80.36%。一组农户唐良孝,家有6口人,历年欠税费3128元。二组农户任云,家有7口人,历年欠税费4571元。由于历史和其它特殊的原因,形成了村民欠集体的“硬骨头”债务,在现今政策面前又无过硬的办法,再加上有的欠款农户已迁走,有的人亡户灭,五保、特困户自身难保,谈不上偿还债务,所以相当部分债权已成为呆账死账悬账。

5、高息借贷利息沉重。村级债务的来源不管是向银行、信用社贷款,还是向农户个人借款,这些债务都要支付利息,而且有的部分是高息。年息一般在1分左右,甚至更高。即使不再增加新的借贷,高额的利息也迫使债务总额不断增长。

五、化解村级债务的对策建议

1、逐项审核,锁定债务。村级债务是农村各种社会矛盾和问题的缩影,涉及面广,工作量大,矛盾突出。要化解债务必须明确责任,摸清家底,严格把关,杜绝新债。一是由县政府出台政策,明确村级债务管理的职能部门,制定化解村级债务的具体措施办法,并把清债的措施办法宣传到家喻户晓。二是由村民理财小组组织村民逐笔核对,审查签字,然后张榜公布。三是建立债权债务台帐,作为减债依据,实现村帐乡(镇)管,“双管双签”制度(村主任,乡镇长)。四是堵住新增债务源头。不准用集体资金请客送礼,不准村级报销生活招待费,不准举债办公益事业。

2、分门别类,销赤减债。一是属公益事业的正常欠债,坚持“谁受益、谁负担”的原则,通过村民自治协商来出资解决,余下部分应列为城乡统筹通过转移支付予以减债。二是对因办企业导致亏损形成的债务,应对企业残值进行评估处置,余下部分由社员代表大会协商决定。属金融部门的借款采取换据降息或免息处理。三是因管理不善导致的债务,在有收入的情况下,实行挂帐和分期分批来解决。对造成债务的责任人实行责任追究,谁举债,谁负责的原则,同时还要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四是对人为因素所欠债务应分类依法清收。村组干部及其家属亲友的欠款要带头清缴。农户个人的欠款,应组织强有力的班子,集中时间,集中人力,做到应收则收,该减则减。对有能力而拒不还款的农户,则按照法定程序上诉法庭追收。对集体与个人形成的“三角”债,动员债务人结成对子,实行对口转结,相互冲销。

3、发展经济,弥补亏欠。发展集体经济是化解村级债务的治本之策,充分发挥本地本村的资源优势,一是把集体的塘、库、果园、山林、闲置土地实行综合开发。建立公司+农户,采取股份合作,形成种、养、加工产业链,用所产生的盈利来填补债务。二是充分利用外出务工收入的闲散资金,回乡发展特色产业,做大盘强,形成龙头企业,带动农民增收,集体增效。三是各级政府和部门在安排各类农业发展项目时要重点考虑和支持村集体经济的发展,用集体经济效益来有效化解村级债务。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